文苑撷英

张静云 散文——《又到一年夏收时》

作者:张静云     时间: 2019-06-20     点击:5117次    分享到:

又到一年夏收时


那天,无意中走到窗前,推开窗子的刹那,不远处的山坡上一片金黄映入我的眼帘,我竟不知墨绿色的麦子何时就到了可以收获的时间,而记忆中全民收麦子的场景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六月上旬,太阳还不是特别的毒辣,偶尔有风吹来,夹带着小麦的香气,一望无垠的金色麦田耷拉着脑袋晃荡在骄阳下,爸爸半蹲在院子里,用力的磨着镰刀;妈妈在厨房忙着储备下地时要带的干粮;奶奶坐在凳子上将竹笼用布包的严严实实,防止麦粒散落,田埂上空“算黄算割”的叫声不停地催着人们,夏收的序幕即将拉开,我仿佛听到了乡亲们喜获丰收的爽朗笑声……

小时候,夏收是一件很很复杂的事。收麦子之前,全村人都在忙着碾场,找一块离家较近且平坦的地,稍微浇点水,再把锅灰均匀的洒在上面,等过了一会,爸爸和村子的叔叔伯伯们推着重重的镂辏缓缓走来,他们在镂辏中心的圆孔上穿过一根合适结实的长棍子,然后将镂辏套装在农用拖拉机上,固定结实之后,拖拉机带动着镂辏缓缓滚动,慢慢悠悠,来来回回,直到麦场渐渐变的平坦起来之后,又投入到下一家的光场工作中。

以前还没有割麦机的时候,夏收主要靠的是人力。人手一把锋利的镰刀,脖子上搭一条半湿的毛巾,不够劳动力的我提着奶奶早已经准备好的凉开水,坐在架子车上一路哼着小曲,很是快活。一路坑坑洼洼的很快就到了田间,爸爸麻利的一手拿起镰刀,一手拦腰抓一大把小麦,镰刀唰的从麦秆下端绕过,麦子就平躺在爸爸的脚背上,爸爸随手抓起一大把麦子均匀分成两半,打成结放在地上,接着继续埋头苦割,等到割了很大一堆的时候,再捆成一捆,顺势立在地上。伴随着镰刀刷刷的声音,不一会,地里就立起了数十垛麦子。妈妈总会让我躲在麦垛后面的小小阴凉里,无聊的我总是会捡出来一些稍微绿一点的麦穗,然后放在手掌心里双手合起来用力的搓一下,麦皮很快的就和麦粒脱离,用嘴轻轻一吹,掌心里就只剩下饱满干净的麦粒,全部倒在嘴里,唇齿之间都是小麦的醇香。胆子大一点的男生,会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烧麦子吃,用四块砖围城一个正方形,里面放满干干的麦秸,点燃之后将麦穗架在砖上,等到麦穗变黑之后,轻轻剥开麦皮,有些发黄的麦粒还散发着阵阵香气,那个时候,快乐很纯粹,幸福很简单,内心很满足……

等麦子好不容易收割完了,大家就又商量打麦子的事了。偌大的机器,被推到了早已经碾的光镗的场里,伯伯给大伙分完工后,插上机器的电源,轰的一声,黑黄色的尘土弥漫在空气当中,大家顾不得擦落在脸上的尘土,随着机器的响声即刻进入工作的状态。六七个女人像接龙似的依次排开,将一捆捆麦子快速的传递到打麦机跟前,而身体健壮的男人接过麦子后迅速的放进打麦机的入口处,一捆一捆的麦子下去,一堆一堆的麦粒就从出口流淌下来,等到麦堆越来越大时,就有人拿着麦耙赶紧过来将麦子耧到一边,大把大把的麦秸从机器尾部不断飞出,等在机器两侧的人赶紧用手里的铁镲将它挑到指定的地方,打麦活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小孩子提着老人准备好的橘子粉水滴溜滴溜来到麦场,忙碌的人们趁着换场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喝上几口就又赶紧走了。从早到晚,机器轰轰的响了一整天,偌大的麦场密密麻麻立起了装好的麦袋,深黄色的土笼罩在麦场上空,一个个干净的面孔被厚厚的土遮掩起来,而遮不住的是大家绽放在脸上开心的笑容……

麦子打完之后,各家各户就将麦子晾在早已铺好的彩条布上进行脱水。麦子白天在太阳下暴晒,每隔半小时还得用耙子来回搅一下,以便于受光均匀,晚上又得全部装起来,以防返潮。这样反反复复的暴晒,直到小麦全部脱水变干才能装进袋子,说实话我是不喜欢撑袋子的,因为每次都会弄的灰头土脸,还有股浓浓的土腥味扑面而来,但又不想妈妈那么辛苦,所以每次都是咬牙坚持下来。看到一袋一袋的麦子占满整个麦场的时候,我会欣喜的一遍一遍数起来,然后跑去给小伙伴炫耀,看看谁家的多,谁家的又少。

扬麦其实也是一个技术活,因为不仅要观察风向,还要掌握高度。风将参杂在麦子里的柴屑和麦秸沫飞离出去,落下来的都是干净饱满的麦粒。偶尔没风的时候,爸爸总是在椅子上放上一台电风扇,风扇嘎吱嘎吱的转着,爸爸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面上,和地上的土渣混合成一个黑色的小水球,爸爸用搭在脖子上的湿漉漉的毛巾胡乱在脸上一抹又开始一下一下的扬起来,每一颗小麦都有爸爸的汗水,每扬一下都有农村人的艰辛,就如古诗所云“粒粒皆辛苦”。天色渐暗的时候,村子的上空跌宕起伏的响起了扬麦时麦锨摩擦地面的声音,缕缕青烟从烟囱里缓缓升起,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孩子们童稚的笑声,一切显得忙碌又恬静……

麦子都收回家之后,家人会稍稍空闲一点,而我会就趁着家人午睡打盹的时候,带领二三个小伙伴去果园里偷摘杏子,黄中带红的杏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有诱惑力,我迫不及待的在地里找了一块土,抡圆了胳膊用力的朝较低的树枝打去,熟透的杏子接连落地,我赶紧去从口袋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袋子,一个不落的全部捡起来,顾不上回家洗,我就在衣服上蹭蹭,大口吃了起来,甜里带着些许酸,肉厚汁多,那时,真的觉得这就是人间美味,没有之一,尽管被大人发现后会挨训,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以前的日子总是艰苦却又幸福着,而现在又到了小麦成熟的时节,却全然没有以前的忙碌和喧闹,高效的割麦机一开进地里,不过数十分钟的时间,就收割完一片地,乡亲们大多是坐在树荫下边聊天边等着就好,有时短短三三天的时间,夏收就会进入尾声。然而当夏收变的越来越简单时,童年的记忆就会变得越来越珍贵……

(陕焦公司  张静云)

     

上一篇:卜欣 散文——《瓷之舞》 下一篇:刘涛 摄影——《终南山高山杜鹃花》
爱色影_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_日日啪日韩在线_天天啪媽媽鲁播